苦夏Alice

破画画的。

连标题都不想打的渣文

新年的街道的确热闹,但事实上夜晚的气温还是很低。

已经第三个年头了,他还没有回来。

反正岩泉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一个人回家,一个人出门,一个人上班,一个人做饭。

其实做饭是多余的了,家里没有人的话可以在外面随便吃点。

反正不用听到及川叽叽喳喳的唠叨也挺好不是吗。

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事情,有时候习惯着习惯着就忘记了,岩泉已经快要忘记了家里曾经住过另一个人的事实。

他好像一直是一个人。

"呼——"毕竟还不是春暖花开的时候,空气依然很寒冷,岩泉哈了口气搓了搓手。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他总是会坐在街边的长椅上,看着过往的每个人。

那些行色匆匆的人,男男女女,三两成群。

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开心,似乎都在咧嘴笑着。

没意思。

仅仅是新年而已,每一年都是一样的,每一年都是重复的。

为什么会这么欣喜。

岩泉觉得自己情商应该也没有那么低,可是他突然就没办法理解那些过着节的人们。

为什么会那么开心。

开始下雪了。
回家吧。
岩泉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雪点,想要离开。

突然"嘣——"地一声,背后的天空上炸起一团烟花。接着"嘣嘣嘣——"无数的烟花跟随着炸起,一团接着一团,一簇接着一簇,明亮得甚至可以看清每个人的表情。

岩泉看了一眼,转身就走。

"小岩。"

他一愣,猛得回过头。没有看见意料中的那个人,身后只有熙熙攘攘观赏烟花的人群。

我居然也会有思念成疾的一天?
岩泉苦笑着摇了摇头,迈开脚步。

"小岩。"

他简直不敢相信,这声音太小了以至于他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。他又回过头,这次他没有再转过身去,而是站在原地。

"小岩。"
他开始向前走,拨开人群,一层一层。

"小岩。"
他开始跑了起来。

"小岩。"

那是一个背光的角落,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就站在那里。
他穿着和岩泉差不多品味的长风衣,戴着半边框的眼镜,右手还拎着高中就一直在用的训练包。

"小岩。"

世界安静了,华灯初上也一刹那黯淡了,眼前的那个人就像被一束光打在身上,连表情也变得无比清晰。耳朵里仿佛灌满了呼呼的风声,什么也听不到。就算是流动的人潮现在也变成了一出哑剧,人们张着嘴,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。
视线移回那个离他还有十米远的人。

他望着他。
他也望着他。
他想着他。
他也想着他。

三年的见异思迁,那个总是在想念的人就站在眼前,活生生的。
岩泉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办了,虽然这样的情况他已经在脑海里演练过很多遍,可是事到如今什么剧本都不起作用了。

人的身体总是要比表达出来的要诚实的多,就算大脑已经基本当机,脚步还是一点一点走过去了。

该说什么。

及川笑的还是那么欠揍,恍惚间还是高中毕业那天的那张脸,那时候的那些回忆,全部一下子涌了出来,那些他忘记的没忘记的,这一刻全部想起来了,一字不落。

"小岩是特意来接我的吗!还以为没有提前告诉你可以给你个惊喜呢!小岩我...."

及川没再说下去了,因为岩泉抱住了他。

既然他觉得重逢不需要语言,那么他也自然不必多言。
既然他觉得拥抱可以表达所有的话,就让他抱着吧。

这是这么多年来,两个人的默契。
你不说,我自不必问。

"小岩....没有哭耶.."
"没必要哭。"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