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夏Alice

破画画的。

脑子里最后一根紧绷着的弦断掉了。
"嗡"的一声。
疼痛是后来才迅速爬上来的。
越来越痛越来越痛,血管里的血液也都仿佛翻腾起来。
他感到脖子上的青筋像是要炸裂开来。
痛不欲生。

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,只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充斥在整个浴室里。
手掌上黏腻恶心的圆形大概就是他的眼球吧,趁着手指还能动快点扔掉。

".....呕..咳咳"他跪在马桶边上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,极度的疼痛敲打着神经再加上刺鼻的腥臭,混合在一起实在恶心到极致。
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了。
这么狼狈。
疼痛还在加剧,没有丝毫要减弱的意思,他甚至有一种钻头穿过大脑的错觉,是不是已经死掉了啊。

啊....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好痛啊!

他大叫,他忍不住狂喊了出来,像是什么推动着他的舌头,把空气拼命往外推,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大,甚至沙哑,甚至耳鸣,可是眼眶的痛楚越发的肆虐,开始缓慢地像下爬,延伸到鼻腔,延伸到嘴角。
那不是他的声音,那是谁的声音。
那个痛苦的,尖锐的,可怖的声音,到底是谁的。
是谁这么痛苦。
是我啊。
我好痛啊。
我的眼睛好痛啊。
好痛啊。
好痛啊。
真的好痛啊。

那是泪水还是血水呢,已经分不清了。
他什么也看不见,像是浓重的黑暗把他笼罩起来了一样,感知没有了,他失去了与世界的联系。

然后坠入了无尽的深渊。
没有地面,他漂浮在空气里。
疼痛渐渐消失了,太好了,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评论